艾露♛

博爱!

【恋世界】生辰-唐宁卿生贺

一个小小的生贺,宁卿生日快乐!
————————————————

      风和日丽的天气最适合散步了。在重华堡里今日无事可做的你走在花园里时,无意中听到路过的小意和阿言谈论起唐宁卿的生辰。你一直很想找机会报答他平日里对你的帮助,现在这正是绝佳的机会。但是关于他的喜好,你却毫无头绪。
      今日依旧不知道应该送什么礼物比较好,正在花园里苦思冥想。不经意的看到了远处的唐宁卿,他正拿着烟杆和阿言交谈着什么。
      突然脑子里闪过上次唐宁卿带着你逛街的画面。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立马去找燕北归想让他放你出去街市。
      “所以你想给他送礼?你要送什么?”显然燕北归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说服的对象,你早料到了这点,所以也不准备隐瞒。“送他一个亲手做的挂饰,所以要去街市置备材料,这样的理由足够吗?”“…………呵,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做出什么样的东西送他,我可提前说好,宁卿他可是很挑剔的。”“这就不劳您费心了”你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便往门外走去。燕北归的随从识趣的主动跟在了你身后,并不在意这些的你便和他的随从一起出门来到了街市。来来回回的看了几家店铺终于把需要的材料全部备齐。回到重华堡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房间开始制作挂饰。
      生辰当日早上,你拿着做好的挂饰急急忙忙的去往唐宁卿的房间,来到门口刚准备推门进去,门却先一步打开,失去重心的你不自由的往前摔去。没有预想中的疼痛,你直接摔进了准备走出来的唐宁卿的怀里。
      “哎哟喂,大清早的你这急急忙忙的来投怀送抱呢?”唐宁卿看着怀里还在气喘吁吁的你忍不住打趣了一句。“谁……谁投怀送抱了你别瞎说啊!快放开我……”随即唐宁卿放开了你笑盈盈的问道:“那你这么急急忙忙的来做什么?”
      “就是……那个……听说今天是你的生辰……我做了个小玩意儿,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石流苏挂饰递到他跟前。“东西给你,喜不喜欢………留不留着你也都自己看着办吧…………我先走了!”
      “等一下。我让你走了吗……”一把拉住准备转身跑开的你,悄悄用力便将你又带回了他的怀里。“看不出来啊,手艺不错。挺精致的物件,看在做的还不错的份上我就收下吧。另外……”他笑着看你的脸,突然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你的唇。被他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愣了一会儿的你立马挣开他的怀抱捂着脸跑回自己房间,站在原地抱着手臂看着你跑远的唐宁卿心情很是不错,将挂饰放回房间收好后便出门完成原本要做的事。

      此时,在走廊拐角处躲着看完全程的言行意动四人露出了十分欣慰的笑容。
     

龙男这坐姿太黑道的感觉了吧!【给大佬点烟】

之前截图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芝诺斯大人很有表情包潜质呢(◕ˇ∀ˇ◕)

给挚友给大家拜年了,新年快乐~

洗成了奥拉,奥拉真好看!!!

在海雾村闲逛看到有个大佬的房子超级好看于是…………我就进去拍照了😂

老爷脸太好看了啊!!!!!!

我喜欢这个技能的特效(≧ω≦)/

【恋世界】小段子

这次就只写宁卿和长野两位啦~

为了日后再次相见
————————————————————
唐宁卿
     看着即将离去的唐宁卿,你忍不住轻声啜泣。虽然知道以后还会见到,但是你的泪水却始终止不住的往下流。
“哭什么哭啊,说了你哭起来又不好看。不就是再分开一次吗,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虽然嘴上说着刻薄的话,但他的手却温柔的抚摸着你的头。“这段时间你就照顾好你自己吧,我可不想回来看到的还是个又蠢又爱哭的笨丫头。”

原长野
     这一次分离之后,不知道多久才能见到。一想到这里,你就难受的胸口发闷。但是坚强的你不愿意让他担心,只是在他即将出发前,从他的身后默默地抱住他。“没事的,还会在见到的。”他转过身把你搂在怀里,吻了一下你的额头.“这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记住不要去陌生的地方不要随便搭理陌生的人。等我回来,下一次,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大概是个二测结束之后难受不已的梗,相信很快还会和他们见面哒!

【恋世界】唐宁卿x你 风光正好 上

在大家都沉浸在恋与制作人的时候,我来产恋世界的粮了!
第一弹是唐宁卿,第二弹是原长野

本篇无车
————————————————————
     “在这儿发什么呆呢”一个好听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正在庭院看着花草的你转身看向来人。那个身穿红色衣裳,容貌俊美但是说起话来总是能让你气上三分的唐宁卿。“不用你管……倒是大少爷你怎么有闲心来找我?又想数落我来着?”你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便又把头转了过去。唐宁卿慢悠悠的走到你身边坐下,缓缓的吐了一口青烟:“你要是没那么蠢,我也犯不着数落你啊。”“你!……算了懒得和你废话……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你先跟我回屋,之后再告诉你。”说罢站起身沿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留下一脸莫名其妙坐在原地的你。
     “最近几日他来看我比燕北归还勤快,到底想干嘛?”带着心中的疑惑,你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一进去就看到坐在你床上的唐宁卿正在摆弄着什么。“这是?”你凑上前定睛一看,是一套与他身上那套衣服很是类似的华裳,唯一的区别就是床上这套是女子的款式。“哼,看你现在这身打扮土里土气的要命,本少爷大发慈悲送你套好看的衣裳,免得以后出来的时候给我丢人。”他依旧用平日里怼你的语气回答,不过此刻你并没有注意到他今日的语气里带着的那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你……这……突然的你是怎么了!难道,你生病了?”你作势要过去摸他的额头,然而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想什么呢,说了本少爷是可怜你才送你衣裳的,你可别多想。明天穿上这身,跟我去一个地方。”“去哪儿?”“你不用知道,跟着来就行了。先快试试衣服合不合身。”起身放开你的手腕,他往门外走出去并带上了门。你一边思索着今天唐宁卿的反常一边还是乖乖的换上了衣服。当你换好衣服,唐宁卿推门进来的时候,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以往不常穿这种华服的你不出意外的踩到了过长的衣摆,要看就要摔倒在地,刚好推门进来的唐宁卿则眼疾手快的冲过来扶住了你,却没想一个没站稳反而和你一起摔倒在身后的床榻上。如果现在有人推门进来便会看到你们这摔得无比暧昧的姿势。你压在唐宁卿的身上,发育良好的酥胸正抵着他的胸膛,而他的右手则是扶在你的腰上。反应过来姿势不太对劲的你想立刻起身,然而唐宁卿却反拉住你,扣住你的后脑勺压下来并吻住了你的唇。被突然袭击的你大脑一片空白,只得由他在你的口中肆意掠夺。感觉到他扶在你腰间的手逐渐往下,你不由的惊呼一声,按住他想继续作乱的手。
    “呵,反正试过衣裳一会儿你也是要脱的,不如……现在我来帮你脱了它,如何?”